•   

      

       

     

  • 80后年代出生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一样过着无奈,颓废,幻想,混乱的生活呢?还在读大学的我,就过着患有老人痴呆的奇英一般的生活,满脑子是胡言乱语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不理会人,只是自己爽就行.浑染很多恶习的我越来越讨厌自己,是大学改变了我,还是我自己改变了自己

    只有自己才能知道自己的不好,不断的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,且不断的伤害着自己,答应了自己的事没有完成,答应了人的事也不想完成.对,我就是这样一个人.

    开学就成为大3的老鸟,家人的期望越来越强烈,我也觉得越来越辛苦,不断啃着一本本的软件书,我日,哪个混蛋写这么多书,搞这么多软件啊,想累死我是吧,..把我整个人的脑袋搞死,把不属于我的想法硬是强加进来,你是不是吃饱撑着没事干...我不想变成没有脑子的赚钱过日子的家伙,但是我又有能力改变吗?没有,最近接了个单,师兄说,你没搞错吧,怎么低的工资你也做?美院就是多了你这种人才弄得那么差..你懂吗????当时我只能说对不起,别的只能在心里说,我靠,美院的人不用吃饭啊?不能穷啊?要不你接个高稿费的单给我啊?日....

    大家见了吧,我就是这样一个颓废,无奈,虚伪的大学生了。..啊.哎...

  • 2007-09-07画的一张东西

     

     

    大家給點意見.....

  • 2007-08-19出院...

    在我回学校前,收到姐姐他们通知,锐哥要出院了...

   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,大概3,4岁吧,我接和锐哥一起生活了,我们一块上学,放学后一块被外婆牵着手去吃M记,他这个人天生很聪明,书是不用怎么看,但一样考得比我高分很多,我不怎么喜欢看书,也没有他聪明,我喜欢去运动.后来我们长大了.我回博罗读书了,我们彼此好象有点改变,不是有话就说,有了顾忌,有了距离,我们心里谁都知道,但是我们没有说出来,因为我知道因为他的家里关系,他所受的压力比我要大很多很多,换了是我,我不知道有没有能力可以承受,他很坚强.

    8月16日,早上,我和子铭来到他家,今天是出院的日子,他在学校从4楼摔了下来,伤得很重,2个月了,在他家下面,大家都出来迎接他,他还不能正常的走,只是慢慢地挪着脚移动,妈妈看了,又哭了,之前我已经喊她怎么也不能哭的,但是怎么也控制不了.哥怎么也不肯让我背他上楼,他说自己可以,其实我知道他是不想我们为他担心,大家为了他真的,真的够累的了...

    8月17日  我回学校了,我知道哥很舍不得,走的时候我看到他眼睛红了,我和他很小就说过,我们是男生,以后谁都不许哭.


MusicPlaylist